澳门威尼斯人平台,澳门威尼斯人注册,澳门威尼斯人博彩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快捷登录

[摘编稿件] 脚步之后,还是脚步——读《去北地,再去北地》

[复制链接]
李茜 发表于 2018-11-8 10:0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脚步之后,还是脚步
——读《去北地,再去北地》

  雨凡

  俄国作家伊利亚·爱伦堡有句名言:“春天对俄罗斯来说,不仅是季节的变化,而是一个事件。”冬天占去了俄罗斯全年的一半多时间,漫长得似乎总也盼不到春暖,这种季节感塑造了俄罗斯民族性格的某些特质。

  《去北地,再去北地》是陈保平与陈丹燕夫妇联袂书写的俄罗斯游记。陈保平的文章显露出媒体人、出版人惯有的精简和清晰风格。陈保平很喜欢爱伦堡。1993年10月至11月,陈保平与陈丹燕携手游俄罗斯,陈保平的行囊里装着五本书,其中之一就是爱伦堡的《人·岁月·生活》。在行旅日记里,陈保平不断提起爱伦堡,爱伦堡赋予他审视俄罗斯的一种独特目光。爱伦堡曾这样记述茨维塔耶娃,“女诗人常常自问:诗和现实生活中的创造,哪一样重要?”陈保平记叙这段时,正在凭吊文人公墓,那是俄罗斯知识分子僻静的安息之地。这让我想起茨维塔耶娃的诗句:“给肉体以肉体,给精神以精神,给肉体以面包,给精神以信息,给肉体以蠕虫,给精神以叹息,七重荆冠,七重天堂。”隔着山峦重重,隔着时光漫漫,在2018年的江南小城里,我也不由发出了喟叹。

  两位作者以日记的形式写下各自的见闻与感想,自说自话,合成一集。这也构成了这部游记很有意思的一点,即面对同样的风景和人物,他们会有怎样不同的描摹与感触。不同于陈保平总是在重返历史、寻找根源,陈丹燕更关注俄罗斯人的现实生活。相比而言,女作者更多一些感性抒情,更多一些实在的关切。

  走过莫斯科的地下通道,有一个像豆芽一样沉静的瘦弱女孩,在吹一种木笛子,听上去像俄罗斯的民间曲调。东方列车穿过白桦林,陈丹燕与小男孩瓦尼亚以及他漂亮的妈妈聊天,孩子天真快活地笑着,大人脸上刻着焦虑。女作家伊琳娜是两位作者的导游,陈保平写了她的热情,而陈丹燕笔下的伊琳娜更立体。显然女人与女人之间更容易敞开心扉,她们谈及时局、困境、面包、创作,这些话题切入了当时俄罗斯普通人的生活。它们唤起的情感,就像我开头引用的爱伦堡的名句,那也是陈丹燕在文中引用的。俄罗斯人那种近乎绝望的希望,深深烙印在骨子里。

  20世纪的最后10年,俄罗斯迅疾地改变着它的面貌。走在白雪皑皑的街道上,旅人心里大约也透着微凉。“气氛,有时不是感受于当时,而是渗露于久远的后日。”《去北地,再去北地》的第三部分,是2017年的立陶宛之行,仿佛是1993年那段旅途的回声。在清晨苏醒,窗外隐约传来差不多的民谣,然而细加品味,气质约略有些不同了。用文字丈量行经的路程,就算一样的路,再走一遍,总也有些不同的了。时间转动,历史翻页。脚步之后,还是脚步……


1.jpg

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关于我们|手机版|小黑屋|澳门威尼斯人平台,澳门威尼斯人注册,澳门威尼斯人博彩 ( 辽ICP备09012963号-1 )

GMT+8, 2018-11-12 18:21 , Processed in 1.185602 second(s), 20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