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威尼斯人平台,澳门威尼斯人注册,澳门威尼斯人博彩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快捷登录
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[摘编稿件] 房  邓世昌(锦州)

[复制链接]
跳转到指定楼层
楼主

邓世昌(锦州)

  耕者有其田,居者有其屋。这是农耕社会,也是我国自古以来的理想生态,甚至是千万先贤、革命者提倡并为之奋斗的目标。以前农民的初级理想生活,就是“二亩地一头牛,老婆孩子热炕头”,那“热炕头”当然就是指栖身之处——房子。可见房子在民生中的重要。

  我1971年从外地调回家乡,住在妻子的家里。妻与父亲和两个妹妹住在一起,一间房一铺炕,一间外屋地与对面屋共用。那房子在小凌河西岸,原叫马家大院,是1963年发大水后,政府在原来大院中间,盖了南北走向的三间东厢房,安置水淹户,妻子是被安置进来者之一。她原来一直是租私人房住,租房被水冲倒,因祸得福,却得了一处公房!

  房子虽简易,却也结实,不漏。比原大院的旧房还现代一点,窗户是平开格式,全玻璃,而旧房窗户是上下开启,上半扇是糊纸的。门窗向西,可南房山上又开了个小窗,所以屋内光线并不觉暗。一铺炕上5口人,虽稍显拥挤,但那年月也算是安居。单位里有人还羡慕说:你真幸运,刚回来就有房住!

  后来妻子的两个妹妹先后下乡,政府也给老人另安排了住处,剩下两口人住一间房,也够宽敞。可妻子的工厂与原工学院合并为机床厂,搬到北山去了,每天上班妻子要骑自行车绕西大桥,爬上坡路,足有二十来里,夏遇雨,冬走雪,确实辛苦。那时还真没有从西关开往北山去的公交车,只有硬挺着忍受每天的跋涉之苦。不久,厂子在厂内分给一位工人一处住房,他嫌不好,妻子与他协商交换,一拍即合,于是我们就搬进了机床厂院里。

  厂内的住宅,是个筒子宿舍,由原来的一栋工作间和仓库改造而成,分给我们的是这栋房的最北头,原来是装材料的库房。一个方方正正的房子,中间砌个丁字墙,分成两个可住的小房间和一个做厨房的走廊,两房之间是个火墙。每个房间虽放一个双人床已无多少空地,但有两个也不算逼仄,下乡的妹妹回来也有住处。问题是取暖的火墙烟道不畅,生火时常常是浓烟弥漫,每到此时就得到外边躲半个小时。最担心的是一氧化碳中毒。有一次来客人,夜间多加了点煤,半夜时刚一岁的儿子突然哭闹,惊醒了大人,起来时都头重脚轻,觉得不妙,及时开窗通气,算是逃过一劫,得济于婴儿对一氧化碳的敏感,否则不堪设想。所以,冬天宁可冷点,也不敢多烧火墙。

  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的1978年年末,学校撤销了学农基地,用从农场扒回的檩木门窗,在学校后边盖了5间住房,我算离家较远的,便分给我一间半。房子完全是农村的老样式,窗户上下开启,由于是仓促施建,房顶在秫秸层上边只抹一层泥,泥上铺油毡,油毡上用砖压住。屋内土地面是我自己平整踩实的。怎么看都是个“临建”,比原来两处房子都简陋。但是,它最大的优点,是我们从北山上下来了,解决了我与妻子上班的长途跋涉之苦(此时妻子的工厂已合并到矿山机械厂),所以我们还是欣然入住。

  房子在教学楼后,夏天开窗,从楼上俯瞰,室内一览无遗,有时三四岁的儿子哭了,学生在楼上听得清清楚楚,有学生调侃:“××怎么哭了,想糖葫芦吃了吧?”儿子止哭回道:“××姐姐,我没哭!”——家校之间亲密如此。

  在厂院内住,难过的是冬天,在校内新居,难过的是夏天。平时还好,就怕下雨,屋顶虽铺苫着油毡,但毕竟是用能活动的砖压着,并不严实,大风也能把油毡掀动,久经风吹日晒,油毡也出现裂缝。下雨时,开始是外边大下,屋内小下,到后来接雨的盆罐都不够用了,竟至沿墙形成水溜!正是“床头屋漏无干处,雨脚如麻未断绝”。

  过去教杜甫的《茅屋为秋风所破歌》时,引导学生体会诗人的艰难处境,自己眼前的景象,用感同身受是表达不确的,而是深陷其境!我没有杜甫那样伟大,想到的是天下寒士,我想的是怎样终止眼前的如麻雨脚。于是我爬上屋顶,牵萝补屋,拽动油毡,多用砖压实……总务主任是位抗美援朝老兵,很有负责精神,有时见我上房,他也拿来些零星油毡,上房同我一起修缮。在雨中我们默默忙活,任雨浇透衣服,下房后只是相对苦笑。但这终究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,当时学校也困难,无力彻底解决。就这样,我在仰屋窃叹中一住就是九年。

  1987年,教育局在学校东北角建机关楼,顺带把原来学校北边的一排平房都改建成一幢五层住宅楼,改善了14户住房条件。自此我第一次住上了有煤气、暖气、自来水、厕所的现代化楼房。不足50平方米,但有两居室,大人和孩子可以分居了。从此开始享受从小就憧憬的“社会主义生活”——“楼上楼下,电灯电话”。

  到上世纪90年代中期,经济条件逐渐好转,教育系统为教职工建的住宅楼也逐年增加,我又有条件换上了较大面积的三室房,除两个卧室外,还可有个书房兼会客室,这样,来客人就不必像过去那样在卧室、人多时客人要坐到床上了。

  不久房产改革开始,国家以极低的价格把所住的房子处理给个人,我以感恩的心情积极响应。以前住房都是公家的,此后变成了私有,而且是不动产。2002年到韩国访问,与韩方导游闲聊,她就非常羡慕中国人,“你们都有自己的住房,听说是国家半送的。我们要买个自己的房子可太难了!”

  2004年,退休6年之后,凭多年积蓄,加上出售现有住房,我又换了一处更具现代结构的三室一厅新房,客厅和书房各自独立,即使来了客人,在书房读书、写作也可不受影响。不是富人的豪宅、别墅,但我知足。想起大半生的板耕教书清苦,想起住房中的栉风沐雨,想起晚年能够安居,坐在敞亮的房中安静地读书写字,我就感到无比幸福。





沙发
131042669xx 发表于 2018-12-5 13:59 手机 | 只看该作者
87年住楼的,很幸运啊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关于我们|手机版|小黑屋|澳门威尼斯人平台,澳门威尼斯人注册,澳门威尼斯人博彩 ( 辽ICP备09012963号-1 )

GMT+8, 2018-12-15 11:27 , Processed in 1.201202 second(s), 19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